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南建筑房地产律师网

王律师热线:15038102866

 
 
 

日志

 
 
关于我

王伟平律师,执业于河南文丰律师事务所,执业证号:14101201010287131。专长领域:房地产建筑项目管理、流程控制、土地一级开发、一二级联动,房地产税收法务。办公地址:中国·河南·郑州郑东新区正光路与农业南路向东200米行署国际广场B座七层(省政府附近)律师热线:15038102866。

网易考拉推荐

【施工合同纠纷】洛阳市某某建筑安装有限公司诉王某、吴某某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2013-06-24 15:59:57|  分类: 建设工程-施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洛阳市吉利区人民法院

民事裁判书

    (2012)吉民初字第275号

    原告: 洛阳市某某建筑安装有限公司。

    被告:王某,男。

    被告:吴某某,男。

    原告洛阳市某某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诉被告王某吴某某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6月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2012年6月4日,本院根据原告某某公司财产保全的申请做出(2012)吉民初字第275号民事裁定书对被告王某所有的牌号为豫CND110的明锐轿车予以扣押。2012年8月8日、2013年3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被告王某在诉讼中提出反诉,请求法院判令原告支付其工资报酬200000元,后于2013年3月7日撤回反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某某公司诉称,2011年7月5日原告与被告王某签订《施工协议》,原告将吉利区博泰花园B3、B5、B6、B7号复式楼的混凝土、模版、钢筋、砌砖、粉刷、搭架等工程包给了被告王某,承包价为每平方米210元。2011年7月26日原告与被告王某签订《施工协议》,将吉利区博泰花园B1、B2号复式楼的粉刷和砌砖工程承包给被告王某,承包价格为每平方米80元。被告吴某某承包了被告王某转包的B3、B5的木工工程。被告在吉利区博泰花园B1、B2、B3、B5施工过程中故意拖延施工并动辄以停工相威胁,不断索取工程款,原告迫于工程压力陆续支付给王某305140元。2012年春节前,二被告以拖欠农民工工资为借口煽动工人多次围攻原告方工作人员,并不断闹事。原告在来不及进行验工计价的情况下,迫于有关部门维持社会稳定的巨大压力,又支付给被告王某321000元、支付给被告吴某某60000元,同时给被告吴某某出具了一张60000元的欠条,二被告前后共从原告处领取工程款686140元。2012年春节后,二被告迟迟不开工,经原告多次催促,二被告才勉强组织极少数人员进工地,仅仅施工几天后,又找借口索要工程款,因未能得到满足,在工程尚未完工的情况下于2012年3月16日撤出工地,停止施工,致使《施工协议》无法继续履行。原告支付的款项已经严重超出被告应得的工程款,二被告应予以返还,并应依据《施工协议》的约定承担逾期完工违约金和赔偿原告损失。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依法解除2011年7月5日和2011年7月26日原告与被告王某签订的两份《施工协议》;2、二被告退还原告279122.4元,并承担自2012年3月26日起至还清之日的银行同期贷款利息,二被告对此承担连带责任;3、二被告支付原告违约金20000元;4、二被告赔偿原告损失20000元;5、二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被告王某辩称,原告某某公司与被告王某所签的两份施工协议均为无效合同,无效合同自始不具有约束力,更不存在违约金之说。按照无效合同发生的施工行为,只能是原告雇佣被告王某从事建筑施工的劳务行为,原告依约应当给付被告王某劳务报酬。被告王某按照原告的现场指挥安排进行工作,每施工完成一阶段,经原告验收合格,再进行下一阶段施工。根据被告王某实际提供劳动完成的工程量,原告支付给被告王某的应得款项远远不够,原告多次拖延支付报酬导致被告王某及工友无法施工,被告王某不得不求助政府部门索要报酬。工资报酬的发放由原告控制,被告王某不可能从原告处多领工资。被告王某与被告吴某某是协作关系,二人均是原告某某公司的雇工,工程主模板业务由被告吴某某负责施工。原告直接付给被告吴某某60000元并出具60000元欠条一张,应视为对双方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的认可,原告向被告吴某某付款与被告王某没有任何关系,原告不能再向被告王某主张该60000元。

    被告吴某某辩称,2011年7月被告吴某某从被告王某处承包吉利区博泰花园B3、B5号复式楼的主体混凝土的支壳子木工活,当时与王某约定是包工不包料,工程款按照实际工程量结算,干多少算多少。被告吴某某带领工人从2011年7月干到2011年年底,应得工程款为180500元,干活期间向被告王某借支生活费59000元,剩余工程款121500元被告王某一直没有支付。由于当时接近春节工人拿不到工资不能回家,被告王某组织被告吴某某等人到洛阳市上访,原告某某公司迫于上级维护社会稳定的压力,在没有支付义务的情况下付给被告吴某某60000元,对剩余的61500元打了一张欠条。原告某某公司是在被告王某同意的情况下向被告吴某某支付款项并出具欠条,应算作被告王某从原告某某公司领取的工程款,被告吴某某不应当将该款还给原告某某公司。

    经审理查明:被告王某没有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2011年7月5日被告王某借用洛阳大和有限公司的名义与原告某某公司签订《施工协议》,但该协议书上没有加盖洛阳大和有限公司的公章。该协议约定,原告将洛阳市吉利区河阳路西段博泰花园B3、B5、B6、B7号复式楼的砼工程、模板工程、钢筋工程、砌砖、粉刷及毛地面工程和搭架工程以包工不包料的方式承包给了被告王某,协议约定按照施工图纸进行施工,承包价按图纸实际面积计算,每平方米210元,工程面积按竣工面积计算,计算方法按《河南省建筑面积计算规范》计算,对楼房顶部的花架的工程价,双方约定如下:“顶部花架如有变更,双方协商工程量;如不变更按面积的一半计算”。2011年7月26日原告与被告王某签订《施工协议》,将博泰花园B1、B2号复式楼的粉刷工程和砌砖工程承包给被告王某,粉刷工程包括:室内粉刷、室外粉刷、室内地面、外架撤除、室内制金、一层楼梯制作(两个);砌砖工程包括:室内砌砖、构道柱制作浇灌、窗户压顶制作、门口过梁制作。承包价格为按建筑面积计算每平方米80元。后被告王某将B3、B5号复式楼的模板工程转包给了被告吴某某吴某某组织吴同耀、吴永军等木工进行模板工程,其余工程由被告王某组织工人施工。在施工过程中,被告王某陆续从原告某某公司领取工程款并出具领条,其中签名为王某(或王付)的领条21张, 共计631140元。另有一张金额67000元、落款时间2011年7月21日、签名为“王德奎”的借条,原告某某公司申请对该借条是否为被告王某书写进行司法鉴定,我院于2012年11月6日委托中国人民大学物证技术鉴定中心对此进行鉴定,该鉴定中心于2013年1月8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落款时间为“2011.7.21”、落款处有“王德奎”三字的《借条》上的字迹是王某所写”。另外原告某某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收条:2012年1月14日王某书写证明1张,载明“证明     王应香在博泰花园B-1、B-2干活共计53天×75元 3975元 王某    2012.1月14日”;2012年3月5日席龙所写收到条1张,载明“今收到 B1-B2烟道安装费柒佰元整席龙     2010.3.5号”;无落款无日期白条1张,载明“B1-B2外保温胀模王某答应给老潘3000元让老潘干经监理在场决定”。被告吴某某与其组织的吴同耀、吴永军、吴校杰、吴晓辉、吴保林、吴要辉等木工共从原告某某公司处领取工程款60000元。后原告某某公司与被告王某因工程款支付问题发生矛盾,被告王某在未完工的情况下将工人撤出工地,停止施工。2012年5月,原告某某公司根据工程监理单位洛阳市华誉工程建设监理中心出具的剩余工程量清单单方委托洛阳市吉利区价格认证中心对该部分工程进行人工费用鉴定,2012年5月30日,该价格认证中心出具价格评估鉴定结论书,结论为完成该部分工程所需人工费用为460350元。被告王某对此不予认可。

    为查明案件事实,被告王某申请对其已经完成的工程量及其造价进行鉴定,我院于2012年11月2日委托河南蓝天司法鉴定中心对此进行鉴定,该鉴定所于2013年1月22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依据双方签订的施工协议的约定,完成B1B2#和B3B5#楼的造价为867583.2元(捌拾陆万柒仟伍佰捌拾叁元贰角);B1B2#和B3B5#楼施工协议中未施工项目的造价为:278700.07元(贰拾柒万捌仟柒佰零柒分);则已施工项目的造价为:588882.5元(伍拾捌万捌仟捌佰捌拾贰元伍角)。(2)B6B7#楼已施工项目的造价为:68148.34元(陆万捌仟壹佰肆拾捌元叁角肆分)。(3)需要特别提出的是B1B2B3B5#楼增加项目无书面签认,其造价为41372.33元(肆万壹仟叁佰柒拾贰元叁角叁分)。综合以上结论:1、关于B1B2B3B5B6B7#楼(若不考虑B1B2B3B5#楼增加项目)的造价为657030.84元(陆拾伍万柒仟零叁拾元捌角肆分)。2、关于B1B2B3B5B6B7#楼(若考虑B1B2B3B5#楼增加项目)的造价为:698403.17元(陆拾玖万捌仟肆零叁元壹角柒分)”。该鉴定意见书后附《工程造价汇总表》上显示,B1、B2号复式楼的工程量为1481.43,B3、B5号复式楼的工程量为1501.32。B1、B2、B3、B5号复式楼的建筑面积相同,2011年7月5日的《施工协议》中约定有B3、B5复式楼工程包括楼顶花架的施工,2011年7月26日的《施工协议》上没有约定B1、B2楼顶花架的施工,相差的19.89的工程量即为每个花架的工程量。在施工过程,被告王某中没有进行B3、B5号楼顶花架的施工。该鉴定意见书后附《工程预算表》(B6、B7已完工程量)显示,B6、B7的已完工程量总价为68148.34元,其中包括人工挖地坑、地面垫层3:7灰土、现浇构件钢筋等三项工程。被告某某公司将B6、B7的基础开挖和地面垫层3:7灰土发包给了案外人权自力,实际施工中,权自力组织了十几个工人使用机械完成了该两项工程的主要部分,被告王某组织工人完成了该两项工程中除机械完成以外的如防护、化石灰、人工测量等辅助性工作和现浇钢筋构件的工程。权自力从原告某某公司处收到工程款48500元。该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3)“需要特别提出的是B1B2B3B5#楼增加项目无书面签认,其造价为41372.33元”,该部分工程量指的是,在本院委托河南蓝天司法鉴定中心对被告王某已经完成的工程量及其造价进行鉴定的过程中,被告王某提出其在施工过程中完成了两份《施工协议》约定范围以外的工程,对此增加部分的工程量应当按照工程定额价格计算工程价。被告王某提出的增加部分为:(1) B1、B2增加地梁8根,共计人工费3216元;(2) B1、B2一层四个顶彻除,共计人工费4312元;(3)B1、B2一层梁切除四根及梁钢筋处理,共计人工费2986元;(4)B1、B2五层因甲方现场施工人员造成五个墙体返工,共计人工费3000元;(5)B1、B2一至五层困主体构道柱钢筋未预埋,造成后期制作,共计人工费4500元;(6)龙门吊安装,共计人工费3000元;(7)B1、B2房顶炮楼砌砖,共计人工费1000元;(8)B1、B2一层四个楼梯间模板及支设,共计人工费4000元;(9)因甲方造成一层墙体多次施工错误,共计人工费2000元;(10)B1、B2因地下室车库增高1米,造成人工费14321元;(11)B3、B5因图纸变更,基础增加工程量,花人工费75688元;(12)B3、B5因一层地下室车库增高1米,多花人工费19868元;(13)B1、B2三到五层模板彻底除及清理,花人工费15326元;(14)B1、B2房顶花架模板彻除及清理,花人工费3000元;(15)B3、B5一层因甲方图纸出错造成一层楼梯间、梁、模板支设及浇灌返工,计人工费4000元;(16)B1、B2因主体施工烟道未留,造成返修,共计人工费2168元。原告某某公司在委托鉴定之前对该增加部分工程全部不认可,认为上述工程都包含在《施工协议》约定范围内,在河南蓝天司法鉴定中心出具该鉴定意见书后,原告某某公司认为,被告王某的此项主张没有证据证明,被告王某以原告超过质证期间为由要求将该增加部分计入已完工部分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根据河南蓝天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后附的工程预算表(博泰花园增加工程量),结合现场施工情况,该工程预算表上的1-3即被告王某主张增加部分的(1)的工程量,施工图纸上没有该8根地梁,实际施工中也没有增加地梁;该工程预算表上的4-5即被告王某主张增加部分的(2)、(3)的工程量,实际施工中被告王某拆除了2个顶、2个梁;该工程预算表上的6-7、11-13即被告王某主张增加部分的(4)、(9)的工程量,但被告王某是否因返工而增加工程量与原告无关,原告只负责对工程进行验收;该工程预算表上的8即被告王某主张增加部分(5)的工程量,此工作指的是植筋,植筋包括在砌砖工程范围内,在《施工协议》的约定范围内;该工程预算表上的9即被告王某主张增加部分(6)的工程量,龙门吊是被告王某运输砖块、石等建筑材料的工具,安装龙门吊的工程量应当计算在砌砖工程内,在《施工协议》的约定范围内;该工程预算表上的10即被告王某主张增加部分(8)的工程量,属于楼梯制作,在《施工协议》的约定范围内;该工程预算表上的14即被告王某主张增加部分(11)的工程量,图纸变更需要设计变更通知单,设计变更通知单上显示的时间为2010年12月20日,该设计变更在签订《施工协议》之前,该部分工程应在《施工协议》的约定范围内;该工程预算表上的15-18、22即被告王某主张增加部分(13)、(14)的工程量,被告王某没有进行该部分施工,是由田恪青完成的;该工程预算表上的19即被告王某主张增加部分(15)的工程量,施工图纸如有错误会有变更单,该部分并没有变更;该工程预算表上的20即被告王某主张增加部分(16)的工程量,该工程不是被告王某完成的,是由席龙完成的;该工程预算表上没有对被告王某主张增加部分的(7)、(10)、(12)进行工程量鉴定,因为这三项工程量并不存在。

    为查明案件事实,本院对田恪青进行了调查询问,田恪青说明,原告某某公司原本将博泰花园B1、B2号复式楼包给了田恪青,后由于田恪青的工人要回家收麦子的缘故,田恪青的工程队在完成了B1、B2的主体工程后,原告某某公司为了赶进度,将剩余的工程包给了被告王某。田恪青在向原告某某公司交工时完成了B1、B2号复式楼的主体框架,并完成了所有模板拆除和清理。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在本院委托河南蓝天司法鉴定中心对被告王某已完成工程进行鉴定之前即2012年8月10日上午,本院通知原告某某公司和被告王某于当天下午向本院提交相关鉴定材料,双方协商定于2012年8月17日上午对此进行质证,被告王某按时到达本院,原告某某公司的代理人李居强于8月17日下午到达法院。被告王某认为原告某某公司没有在法院规定的时间内进行质证,应视为原告对该项权利的放弃,推定被告王某主张的增加部分工程应计入已完工部分。原告某某公司认为,原告因客观原因未能按时到达法院,但原告开庭时提交的证据已经证明被告主张的增加部分并不存在,应在《施工协议》约定的范围之内。

    本院认为,被告王某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故原告某某公司与被告王某分别于2011年7月5日和2011年7月26日签订的两份《施工协议》均无效。原告未向本院主张已完工程不合格,故应按照《施工协议》约定的价格计算被告王某应得的工程价款。根据河南蓝天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完成B1、B2、B3、B5号复式楼的造价为867583.2元,B1、B2、B3、B5号复式楼未施工项目的造价为278700.07元,已施工项目的造价为588882.5元,其中B3、B5号楼顶花架的工程量为39.78,按照合同约定的210元/平方米的单价计算,该部分的工程价为8353.8元,因被告王某未对该部分进行施工,故B1、B2、B3、B5施工协议中未施工项目的造价应为287053.87元,已施工项目的造价应为580528.7元。根据该鉴定意见书,B6、B7复式楼已施工项目的造价为68148.34元,因B6、B7复式楼的基础开挖和地面垫层3:7灰土由案外人权自力负责完成,其所得工程款为48500元,故被告王某完成B6、B7复式楼的工程部分应得工程款为19648.34元。关于被告王某主张的增加部分,被告王某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该部分工程量在两份《施工协议》约定范围之外,但原告某某公司对该增加部分的(2)、(3)予以部分认可,认可被告王某拆除了2个顶、2个梁,按照河南蓝天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中《工程预算表》的工程量计算,该部分的工程价为1031.99元。对于增加部分的其他内容,第(13)、(14)项是由案外人田恪青完成的,第(8)项楼梯制作包括在《施工协议》约定范围之内,第(16)项烟道的安装是由案外人席龙完成的,被告王某亦未能证明增加部分的其余各项在《施工协议》约定范围之外;故对被告王某主张的增加部分,除了原告某某公司认可的工程量部分,其他部分不应计入被告王某的已完成工程量内。关于被告王某辩称的,由于原告某某公司没有在本院规定的时间到本院对鉴定材料进行质证,应推定原告某某公司放弃该项权利的主张,该主张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故被告王某应得工程价款为601209.03元。关于被告王某从原告某某公司处已经领取的工程款情况,其中被告王某签名领走工程款为631140元;对金额67000元、落款时间2011年7月21日、签名为“王德奎”的借条,经中国人民大学物证技术鉴定中心鉴定,该借条上的字迹是王某所写,故应视为被告王某从原告某某公司处领走了该67000元;对原告某某公司提交的2012年1月14日王某书写证明条、2012年3月5日席龙所写收到条和无落款无日期白条,不能证明被告王某从原告处领取工程款,该三张证明条上记载的金额不能计入被告王某已经领取的工程款内。关于被告吴某某与其组织的木工吴同耀、吴永军、吴校杰、吴晓辉、吴保林、吴要辉等木工从原告某某工程处领走的工程款60000元,由于被告王某将B3、B5号复式楼的模板工程转包给了被告吴某某,被告王某应当向被告吴某某支付该部分工程的工程款,原告某某公司的支付行为应当视为代被告王某进行的支付行为,故该60000元应计算在被告王某已领工程款部分内。故被告王某从原告某某公司处已经领走的工程款为758140元,该数额已经超过其完成工程部分的工程价601209.03元,对于超出部分156930.97元,被告王某应当向原告某某公司予以返还。原告某某公司要求被告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的主张,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利息自原告向本院起诉之日起即2012年6月1日起计算。被告吴某某对上述还款责任不承担连带责任。由于两份《施工协议》为无效合同,无效合同自始没有法律效力,故原告要求解除合同并要求被告支付违约金20000元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原告某某公司要求被告赔偿其损失20000元的主张,原告向本院提交的洛阳市吉利区价格认证中心价格评估鉴定结论书系原告单方委托,且被告王某不予认可,由于《施工协议》无效,原告某某公司不能证明因《施工协议》无效而遭受的损失,故对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六条、第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王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洛阳市某某建筑安装有限公司现金156930.97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自2012年6月1日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

    二、驳回原告洛阳市某某建筑安装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162元、诉讼保全费1020元;河南蓝天司法鉴定中心收取鉴定费9500元;共计16682元,由原告洛阳市某某建筑安装有限公司负担8478元,被告王某负担8204元。

    反诉受理费4300元,减半收取为2150元,中国人民大学物证技术鉴定中心收取鉴定费1500元,共计3650元,由被告王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康明学

 审  判  员  薛艳艳

 人民陪审员  王乃续

 二0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闫  哲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